何新简介
 
  何新简介
 
 
  国际关系?全球战略
 
 
  经济理论?经济改革
 
 
  政治理论
 
 
  哲学理论
 
 
  史学?美学
 
 
  语言?国学
 
 
  札记信件
 
 
  翰墨书画
 
 
  何新综合研究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何新研究  何新哲学思想研究
哲学问题
作者: 何新研究中心 |   时间: 2012-01-11 |   浏览: 88

 

a


                                      *根本不需要“物自体”

    康德的“物自体”概念在旧哲学中占有如此举足轻重的地位,充分说明了旧哲学的静止和分裂。旧哲学总是把人类的精神看得太神秘,总是不能把精神很客观地纳入整个世界运动中去分析,精神、物质总是被分立、分层(总是两个世界),要么把精神从属于物质,要么用精神规定物质,不能完成真正的统一。

    “物自体”、“现象”、“先验”、“经验”一类概念的迭出,实在是因为论者不知道“认识”过程中的真实运动流程,以及其中关系的实质;认识这些不一定就能真正理解“认识”的过程,但不认识这些就永远理解不了“认识”的过程。无论康德、黑格尔一类哲学家多么高明,也逃不开这一关。

    我的观点是,根本不需要“物自体”一类的概念!

    用最简单的例子说明足矣,认识者就是一个拍子,认识对象物就是一个球,认识过程就是拍子拍球。拍子怎么认识球?就是通过与球的接触,通过两者力量的互相作用,来知道球的力量结构。在此过程中,球对拍子产生了改变,这改变就是拍子对于球所能认识到的,并且拍子永远只能认识到球对于拍子的改变,拍子只能“认识”到拍子自己的改变,这个过程是又力量的传导(即信息的传递)过程的!这个过程一点也不神秘,一点也不需要那么多概念规定。什么样的力量造成什么样的改变,反过来,什么样的改变来自什么样的力量,这就是力量传递的规则,这就可以通过改变去认识力量,这个规则也就是信息传递的规则(“规则”、“格局”本身又是信息),从而为认识提供的条件。改变是认识者自身的改变(即认识者接受的信息),力量就是所要认识的对象,于是信息(现象)与对象(物自体)现实地连结在一条力量通道和纽带上,而不需要哲学概念的论证和推导。

    对于,橡胶球和铁球而言,它们与拍子接触时,能够造成对于拍子的不同作用力,拍子能够有不同的改变和反应,不同的力量造成不同的改变,那么这就是认识的原则,拍子能够“认识”到橡胶球与铁球的不同力量结构,这就是“认识的成果”。拍子当然也有自己的“先验结构”,比如铁的拍子和橡胶的拍子,先验的东西就不同,因为力量结构不同,用不同的拍子去接触同样的球,那么不同的拍子能够产生不同的改变,这就是形成不同的认识,这是由它们的所谓“先验感性”决定的,实际上就是固有的力量结构而已,最基本的力量运动规则而已,根本没有任何神秘之处。康德所谓认识中包含的先验的东西,实际上就是认识者的力量格局与被认识者的力量格局互相作用产生一个综合结果(认识内容),这个综合结果是一个新的力量格局,它一定包含这认识者的力量格局的因素,这就是基本力学规则,也是认识规则。霍金他们不是要统一世界的四种力量吗,那么首先在哲学上,力量必定就是世界统一的真正存在。

    认识力量,就是认识世界!

    拍子认识球的时候,只能认识拍子自己的变化,但是这种变化是在拍子自己的力量机构与球的力量结构接触的时候具体地产生的,是实在的力量传导的过程,球的力量传递到拍子的力量结构中去,这就是信息的传递。认识者只能认识“自己”的变化,但是,实在的力量和信息已经传递过来了,归根到底认识只能认识到这些,但是“只能的”同时也是充分的。再说这些仅仅是“现象”,这是毫无意义的,因为这些已经包含了所要认识的一切,除此之外真的不再需要认识什么了。再说“物自体”则更加没有意义,因为“现象”本就不是无缘无故的、随意的,它就是(发于)“物自体”的真实力量。我们认识一个对象,是要认识什么?就是它的力量!“物自体”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仅仅在于它对其他事物的作用和改变!那么,认识了“现象”,就是认识了“物自体”,关键是对于“现象”是否认识周全。实际上,对于流态的力量世界而言,“自己”都是一个多余的概念,因为对于流淌不息的同质的力量世界(这也就是世界的本质)而言,根本没有什么你、我、他之界限。不可能有一种“物自体”能把自己的力量(信息)封藏全都在自身之内,否则它就不存在!任何(事物的)存在,一定同时是对整个世界的作用力的存在,大小不论,否则就不存在;这才是真正的存在,而不是限制在某个封闭空间中的。

    认识就是两种力量之间的互动交流,整个认识过程中都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之流作为纽带(宽带),传递着“信息”(力量就是信息)。

    铁的拍子和橡胶的拍子对于同一个球的“认识”会是不同的,但是,认识的不同是严格基于认识者的力量结构的具体不同(而不是随意的),再通过各自力量格局的自我认识,并结合各自对于球的认识,那么两者对于同一个球的认识就能够进行统一。但是,更为重要的,认识本身是服从于认识者的目的的,不同的认识者尽管对同一个对象有不同的认识,但是最重要的是不同的认识是否合于认识者的目的(认识合于认识者的目的,这是认识的终极意义)。羊和虎对于狼的认识是不同的,羊觉得狼可怕,虎觉得狼可食,基于可怕,羊要回避狼,基于可食,虎要追逐狼,这种不同又是基于羊和虎不同的力量结构。

    当太阳的光芒已经刺痛我们的双眼,我们还要说,这些仅仅是我们自己的感觉,太阳这个“物自体”我们根本没法认识吗?太阳的力量已经深深地进入了我们的存在,改变我们的存在,力量的交融已经如此明显,我们还要执着于物我两界吗?是的,我们的眼睛刺痛,只是我们自己的感觉,但是这正是我们自己的认识。太阳是什么样的?它不仅在认识的意义上是它对认识者的改变(所谓认识者的自身感觉),而且在存在的意义上也是它对其它事物(包括认识者)的改变!任何事物的存在,一定就是它对其它事物的作用,它对其它事物的意义(力量总要发散放射出来,在物理学上是这样;这在伦理学上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更因为,认识者就是作为一个“其它事物”去认识事物的,“求仁得仁”,圆满了!康德说,连认识者自身都是个物自体,那就算是扯平了,世界本就是一体的(没有物我两界),事物的各自存在只是相对而言。


    *“指代符号”之间的“关系”(待论)

 

 

 
安徽省滁州市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 (c)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校址:安徽省滁州市琅琊路2号(北校区) 安徽省滁州市丰乐南路80号(南校区) 邮编:239000 邮箱:hxyjzx@126.com
备案序号:皖ICP备07012000号 技术支持:网狐科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