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简介
 
  何新简介
 
 
  国际关系?全球战略
 
 
  经济理论?经济改革
 
 
  政治理论
 
 
  哲学理论
 
 
  史学?美学
 
 
  语言?国学
 
 
  札记信件
 
 
  翰墨书画
 
 
  何新综合研究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何新研究  何新哲学思想研究
华威和冲击力关于力量哲学的对话
作者: 何新研究中心 |   时间: 2012-01-11 |   浏览: 90

 


    倪阳按:华威同学和冲击力的交流很好!无论如何,勇于探索和创新的精神都是可贵的。现将他们在QQ上的对话转载,以期活跃研究会的学习研究和讨论气氛。

    冲击力:你好,看到你的(华威)qq留言,感谢你的提醒。上个月,我所在的总工会换届,很多事务繁杂,抽不开身。本想换完届,工作调整好,这个月再抽时间去你学院拜会倪校长及与大家交流。不想我接手的新工作有一大摊子(前任拉下的)事要处理,并不比上月空闲。而且还加上其他一些不在预料之内的事情,把我的业余时间也消耗了不少,以至于我也没有很好地准备。原本我应该把课件好好做一下的,目前我还没有做好。加上我并没有讲学的经验,所以更觉得还不成熟。所以,非常抱歉,迟迟没有确定行程,让你们久等了。

    不过,我还是看了一些相关的书,思考了很多问题,只是没有好好整理。怎么说呢,我在这些哲学书中,没有真正找到让自己倾心的东西,但是循着那些哲学家提出的问题,我还是有很多思考所得,令自己振奋。我想,我一定是能在哲学史上说出一点甚至不少自己的东西来的。我还有一个感受,那就是,西方社会已经失去了对于宏伟哲学的需要,他们可以在自己的既有世界权力体系中慢条斯理了;而中华民族的生存和发展迫切需要一种宏伟的有力的哲学,这是莫大的危机,也是莫大的机会;这种历史的需要,同时也就是哲学发展的历史动力,反过来哲学也把这种深厚的历史动力自觉化、主体化,从而涌起为一种强大的洪流。这种历史进程给予人们的忧患越沉重,它所能给予的前景也越壮阔,这是一事之两面。

    20世纪的科学也给予我很多哲学启示,或者这首先就是一种颠覆性的观念冲击,然后把它转化为正面描述世界本来面目的总体理论,那就是从科学革命而激发的“哲学革命”。比如弦理论,颠覆了物质概念,它讲求的不是实体的存在,而正是互动关系的存在,力量的存在,它统一世界存在之本质的不容置疑的冲力(趋向),正是力量之为存在统一性的强烈表达。(弦理论试图把各种存在、各种力,统一为一种力,这正是我在哲学上所努力的)

    我会尽量安排时间的,即便不能讲学,也要拜访一下你们,即便不能身临拜访,我也会把自己的所思所学写下来,与你们文会。

    请将此意传达倪校长,并代为问好!

    华威的回复:叶先生您好!我会马上把您的情况转达给倪院长。另外,对先生的严谨探索的治学精神、办事认真负责的作风我很钦佩。也特别愿意在第一时间阅读您的文章。您的文章和思想曾将我带入一个全新的思维视角,对我认识能力的提高受益匪浅,借此机会我想说:非常感谢您!顺祝您工作顺利,生活愉快!

    “中华民族的生存和发展迫切需要一种宏伟的有力的哲学,这是莫大的危机,也是莫大的机会;这种历史的需要,同时也就是哲学发展的历史动力,反过来哲学也把这种深厚的历史动力自觉化、主体化,从而涌起为一种强大的洪流。”您这一看法我非常认同,何新先生、倪阳老师也都曾深深地感觉到中国需要一个新的适合中国社会需要的有力哲学推动。而我认为您的“力量哲学”的确从旧哲学的窠臼中挣脱了出来。我本人对辩证法(西方和中国古代)和实用哲学都非常推崇并努力消化吸收,从多学科多领域角度去理解领悟。我治学的目的最终是要回到现实社会,学以致用。譬如,既然是辨证地看问题,那么,唯心的东西未必都不可取;唯物的东西也未必时时都可取。最后,先生要做的事情是开创性的,所以日后必然会受到来自各方的建议批评甚至攻击,这是自然的事,就像爱因斯坦相对论不为当时人们所理解、认同和接受一样。伟大人物为坚持真理总是能够甘于忍受寂寞的,但我想告诉先生,您绝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另一方面,批评甚至攻击的东西恰恰又是可以用来完善自己,为我所用的。

    冲击力回声:

    谢谢支持。哲学的东西要讲明白,需要很系统地整体构建,有时候在理解上毫厘之差谬以千里;自己提出问题,自己探索解决,我一直没有很系统地做论述,所以有人批评甚至误解那是非常正常的;我最近看了一些认识论方面的哲学论述,自信能够别开生面,至少能够更有力地去理解整个世界的运行、包括人与世界互动,从而超越“认识论”,把认识本身纳入一个更高的统一层面中去。是的,唯心、唯物早就应该统一了,但是我不认为以往的哲学很好地完成了统一,像黑格尔只是把物质统一入理念,实际上还是分裂的,西方哲学还有一大分裂是所谓现象与本质的分裂,这是由于孤立、静态的思维方式造成的,也是哲学发展的阶段性局限。

    康德、黑格尔之后,西方哲学基本上就有点懈怠了,显得支离而稀薄,遇到了瓶颈,但是西方的科技突飞猛进,远远把哲学抛在后面,而且是颠覆性的【威:比如弦理论】,所以又造成人文价值的虚无混乱。“力量”对我来说是一种思维方式(不是具体科学知识),也是对世界的总体描述方式,最终还要在此之上重塑价值体系。

    华威的回复:

    哲学在我看来就是一种认识世界的思维方式,是借以用来帮助我们认识世界,也即认识大自然、人类社会和人本身的,从认识论、方法论的确立然后就会进入一种价值体系的构建。有什么样的世界观、方法论,就会有什么样的价值观。从一接触马哲时我就非常推崇并努力学习,理解探索,认为马哲是提高一个人思维认识水平的一个强大的理论武器,所以我力求理解领悟,借以武装自己的头脑,帮助自己认识世界认识身边的事情。人生在世,是需要有价值感的,而适合时代需要的价值感才对社会发展进步有益,所以先生在力量哲学基础上构建的价值体系我非常期待。用传统哲学思维对现实世界中的很多问题我还是不能理解,但看了先生的哲学思想后帮助很大,曾经不曾理解的东西现在看来也是很简单。这就是哲学的力量。在叶先生看来,世界的本质不是物质不是精神,一切存在都只是力量、力量的表现、力量的作用,物质和精神都不过是力量,都统一于力量,都遵循着一个规律,就是力量规律,即:大的力量战胜或克服小的力量。这些我都十分认同。只是对辩证法您的看法如何?是有所扬弃批判吸收,还是彻底否定它以及它的价值体系?或者,您的力量哲学体系可以与之共生互补?对力量哲学的本体论我还是很困惑。“从科学革命激发‘哲学革命’。比如弦理论,颠覆了物质概念,它讲求的不是实体的存在,而正是互动关系的存在,力量的存在。”这一段话是否就是您的力量哲学本体论的科学根据?说实话,我的科学知识整体上还是停留在牛顿时代。但是弦理论的科研成果果真如此,那我们的力量哲学就有了强大的根基和生命力。

    冲击力:呵呵,也不仅仅是,因为更准确地说,是一种思想方法,比如笛卡尔为确定存在,说“我思故我在”,那么我思又是什么?是真实的运动,运动背后的本质又是什么?是力量。所以,运动故存在,力量故存在。力量是一种无法否认的存在,不需要证明的存在。只不过弦理论破解了旧的物质存在观念,能够印证我的这种对于存在的思想方法而已。哲学肯定是有超越性的,能够解释事实,更能被新的事实所证实。所以,哲学最好不要过于借助具体知识建立自身基础,当然能够从中获得激发,建立更高更普遍(超然)的原则,同时涵盖所有的事实.

    华威:您这种观点很容易被指责为唯心论,真理换一种语言表达很可能就变成谬误。

    对于存在和运动的关系谁最根本,先生刚才这一语(运动故存在)点破了玄机。没有存在不会有运动,没有运动也不会有存在,它们是同时不可分的。如您前面所言,对这二者关系的静止孤立片面去认识,孤立了静止了片面了就会把原本自身同一的东西割裂开了,因而形成了“现象和本质的的分裂,唯物和唯心的对立”。存在界很容易被人类经验所感知到而形成哲学中的现象范畴,而与现象同时存在的运动界则很难被人类经验直接感知到(只能通过现象界的位移、变化或改变感知到)。侧重经验和现象的人就容易形成唯物论者,侧重那种不可言说又确实感觉这种神秘力量存在并支配着世界运行的人就容易成为理性唯心者或客观唯心者,黑格尔就是。另一种就是主观唯心者,更侧重人的主观力量。总之,都如先生说的,现象和本质,运动和存在都还是分裂的。运动就是力量,运动和力量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动态关系,是两个力量实体(或物质或精神的)之间发生作用的关系,力量或运动引起变化和改变。这世界上有没有实体?肯定有。没有实体就没有力量,实体可以是一个电子或更小的微粒,可以是一块石头、一座山峰,可以是星星月亮,可以是一个想法,可以是一种思想,可以是一种理论,可以是一门技艺,可以是一件或一群事件等等,总之得有。其次就是它们内部要素的作用和外部整体的作用。我这说的很杂很乱,也不够严密严谨。对存在和运动谁是原因谁是结果我还是浑然不清。或许它们【存在和运动】本来就是一体的。呵呵。运动本身就是存在。存在范畴比实体范畴更广泛,实体可以是物质的可以是精神的,也可以是一个事件。

    冲击力: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

    关键是,哲学就是为了找到最根本最牢靠也最简单的终极原则,所以它需要并且应该就是一把犀利的剃刀,把很多复杂的东西、多余的东西剃掉,一以贯之,然后再回过头来思考万千百态、大千世界。最简单的东西才能成就最复杂的东西。找到真正的基本粒子(最简单),才能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的高度的复杂性和灵活性,但是弦理论恰恰要颠覆基本粒子的实体性。

    华威:运动或力量寓于实体之中,通过实体的变动、变化表现出来。

    历史就是过去的运动或力量作用的过程。

    冲击力:运动或力量寓于实体之中,这正是“传统”的观念

    华威:先生对此看法是什么?我看过您的关于力量哲学的两篇著作【威:两篇著作是老师您推荐和传阅于我的,在此表示感谢!】,就是对该哲学的本体论部分还不能理解接受,但并不影响我在认识论和方法论上的理解。而且您的理论可以解释几乎一切领域的现象。

    冲击力:呵呵,我对于力量的终极存在(或曰本体存在方式)也没有确切的认识,但我知道它存在,而且是存在的唯一明证,必要而又充分。

    华威:呵呵 我也这么觉得,所以并不影响我对其认识论价值和方法论价值的排斥,历史不需要逻辑证明,它就是那样发生过了的,你怎么会逻辑证明都改变不了,只需要接受这历史确有存在。同样,一切皆力量,想否认都不行。至于力量的起源,我觉得是要有相互作用的关系才行,而要有相互作用的关系就要有东西相互作用。力量不是实体,但是存在,是伴随实体的生灭全过程的。

    华威:今日进一步了解了“弦理论”,对此认识有很大帮助

    冲击力:你可以去何新博客看一下弦理论的介绍

          (2011年4月15日) 

 

 

 
安徽省滁州市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 (c)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校址:安徽省滁州市琅琊路2号(北校区) 安徽省滁州市丰乐南路80号(南校区) 邮编:239000 邮箱:hxyjzx@126.com
备案序号:皖ICP备07012000号 技术支持:网狐科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