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简介
 
  何新简介
 
 
  国际关系?全球战略
 
 
  经济理论?经济改革
 
 
  政治理论
 
 
  哲学理论
 
 
  史学?美学
 
 
  语言?国学
 
 
  札记信件
 
 
  翰墨书画
 
 
  何新综合研究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何新研究  何新哲学思想研究
我所体会的佛教哲学的高明之处
作者: 何新研究中心 |   时间: 2012-01-11 |   浏览: 276

 

 
    浅尝佛教哲学并与其他哲学比较,深感佛教哲学有其思辨的深刻之处。

    一、高明的认识论。佛教的认识论似超越了主观和客观的简单对立,唯物论与唯心论的简单对立。如佛教追求“无我”的境界,“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金刚经)梁启超说,若用两个字来概括佛教思想,那就是“无我”。 我与世界并不是对立的,分离的,而是我在世界之中。思维与存在之间没有对立。这实际上和儒家、道家的天人合一观、“合内外之道”是相通的。如《庄子》中的“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也就是要把我的心量尽可能地放大,达到“至高无上的平等觉悟之心”。与物同体,与物无对,廓然大公。张载的“民吾同胞,物吾与也。”也是这样的大境界。梁启超于佛经里屡说的:“识缘名色,名色缘识。”一语,最为欣赏。梁启超将“名色”解释为所认识之客观要素,将“识”解释为能认识之主观要素。其意即“主观的能认识之主体”与客观的所认识之对象相交涉相对待而成世界。可见佛教哲学的认识论更强调主客观的交互作用,也就是说客观的客体与认识的主体不可分离,互为因缘。宋代理学家程颢说:“仁者浑然与物同体。”“非外而是内,不若内外之两忘。”“无将迎,无内外。”人所认识的客观世界与人的主体工具眼、耳、鼻、舌、身不可分。人眼认识世界局限于可见光,人耳听声音局限于人耳可接受的部分波段的声波。人的皮肤感触的世界也离不开人的触觉自身的性质。如果这些感官自身变化了,则人所感知的世界就会是另一番面貌了。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康德说人所认识的只是“现象界”,而那个真正的自在之物,又称为“物自体”,人类则一无所知。

    何新认为:“般若学”在中国佛学中的地位,相当于认识论。般若并不是一般意义的知觉、知识,而是"至深至彻至明至圆通"的大智慧。通过观想事物及自我缘起性空,而认识到我与事物或他人的位相都只是暂(时)性。所以“他”、“你”和“我”都是动态的,不断与外界发生相互作用而不断改变着的,是宇宙整体的一个动态的部分,“他”和“我”,“内”和“外”都是人为的划分。“若世界实有者,即是一合相。”(金刚经)“一切即一,一即一切,去来自由,心体无滞,即是般若。”(《六祖坛经》)《庄子》中有“万物一府,死生同状”。这也正如爱因斯坦所说:“对于上帝来说,一千年和一千维都呈现为一。”(《走近爱因斯坦》)可见,即使是时间,也是人为的划分。“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金刚经)可见佛教哲学的认识论深刻至极,其心量无限放大。真正把握和理解了它,可以提升我们认识世界和自我的境界,帮助我们破障、破执、破迷。

    二、高明的流动变化观。佛教讲“无常”, 无断无灭,非常非断,妙行无住,不可思量。辩证法讲变化,实际上是与之是共通的。梁漱溟很喜欢“非断非常”这个说法。既非断裂,亦非恒常。(梁漱溟著《这个世界会好吗?》)“于法不说断灭相。”(金刚经)有的只是迁流不息的变化。“凡所有相,皆是虚妄。”(金刚经)“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与之同意也。亦如《周易》系辞中所说的:“变动不居,周流六虚。上下无常,刚柔相易,不可为典要,唯变所适。”儒家、道家、佛家,在他们认识的最高度和最深度上,都达到了相通。佛教讲的“一刹那”具足生、住、异、灭,深刻至极,这“一刹那”是全息的,已经包含了生、住、异、灭或成、住、坏、空的全部信息。小到基本粒子,大到天体、宇宙,都是刹那、刹那生灭。这个流动的变化观,和其高明的认识论是相互联系的。因为流动变化,所以在认识世界时佛教说“应离一切相”,“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金刚经)

    三、高明的和合因果观。佛教所谈的因果观,不是单因单果,而是纵横交错、绵延不绝的因果网络。“因缘和合”,此语最耐玩味体会。合者,多因素也;和者,相互作用,相互渗透也。不是简单的主要矛盾,次要矛盾,而是包容了主要矛盾,次要矛盾。量变、质变,渐变、突变,都可以在“因缘和合”四字中去体会。这可以帮助我们在寻找因果关系、探索因果关系中避免简单化。科学研究和探索的无数事实证明,我们可能已经认识了一些事物中的因果链条,但我们未能认识的因果链条还多着呢。如此我们对自然、对世界应常存一种敬畏之心。爱因斯坦说:“谁要是把自己标榜为真理和知识领域里的裁判官,他就会被神的笑声所覆灭。”(《走近爱因斯坦》)如一粒种子长成一株大树,光、热、水、土、气等因素一样也不能少。还有种子自身中的前世因缘,即种子的基因。佛教讲“三世两重因果”,即是这个道理,不可机械地去理解。

    四、高明的概念论。赵朴初曾谈到他和毛主席的一次漫谈。毛问:“佛教有这么一个公式——赵朴初,即非赵朴初,是名赵朴初,有没有这个公式呀?”他说:“有”。毛再问:“为什么?先肯定,后否定?”赵答:“不是先肯定,后否定,而是同时肯定,同时否定。”看似悖论,实则高明。佛教的概念论,高明就高明在这个“同时肯定,同时否定”上。这和前面所谈到的那个“一刹那具足生、住、异、灭”是有联系的,实体既然是一刹那具足生、住、异、灭(简作“生、灭”),那么反映实体的概念自然也就是“同时肯定,同时否定”了。“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无法相,亦无非法相。”“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金刚经)很多哲人也都悟出了这个道理并以不同的方式加以表达。如苏格拉底先给出一个概念,然后与人围绕这个概念的定义进行辩论,进而发现其中的矛盾。斯宾诺莎就说任何肯定都是否定。在自身的肯定中即已包含了对自身的否定。黑格尔说:“某物在自身的否定中,规定其自身仍为同一物。”何新所言的历史概念类集,也是这样的辩证概念类集。概念具有历史性质,演化性质。这一高明的概念论可以帮助我们避免的僵化的观念。哪里有什么普世的、永恒不变的价值观。任何概念、价值观、政策,都与立场、观点、方法,时间、地点、条件有关。歌德说:语言是真理最不可靠的传道者。所以用语言来表达事物具有很大的危险性,弄得不好,会讲歪了,讲偏了。所以禅宗教外别传,不立文字。《庄子》中亦有“大道不称,大辩不言”,“不言之辩,不道之道”的说法。释迦牟尼、孔子“述而不作”也是这个道理吧。

    五、超越和协调了理性哲学和非理性哲学。佛教中的十二因缘观,以“无明”(梁启超将其主要解释为“无意识的本能活动”,我觉得似还含有“潜在”的意思。)作为十二因缘的起始,中经“行”、“识”、“名色”、“触”、“爱”、“取”等诸多环节,最后而达于“老死”,尔后再开始新的循环,真是内涵丰富,深刻无比。赵朴初对“行”的解释是:从现在已经成熟的果来看过去所造的业叫做“行”。行又依存于“无明”。“无明”是对一切法缘生故生、缘灭故灭、无常、无我的真实相不认识,特别对自己身心只是因缘所生的道理不能自觉,以为其中有常住的、唯一的、作主宰的我。由于“我”的执著,所以对境而有乐受、苦受、舍受,而起贪嗔痴等烦恼,而造种种善恶业。所以人们的生死痛苦的本源毕竟在于“无明”。我理解这个“无明”与佛洛依德的“原我”有相通之处,但又不完全相同。这似可把哲学中的理性主义、非理性主义、人本主义都包容在其中。 “无明”、“无明”,有多少伟业因你而起,而又有多少罪恶因你而生!人生皆自“无明”始,善也夫,恶也夫,皆在自性中,尔后则要经历几多风云际会,几多因缘和合,而增长“无明”的业力,以激情为帆,以理性为舵,塑造不同的人生,产生不同的果报。理解了这些,并不会使你消极怠惰,相反可以增进你积极的人生观,努力去增加你的善业。如李叔同手书格言:“日日行不怕千万里,常常做不怕千万事。”(《李叔同说佛》)即倡导以积极之大菩提心,发大誓愿,坚持不懈地去作利益众生之种种善业。

    以上所分析的五个方面,实际上是一体的,只是为了叙述和理解的方便而将其解析开来而已。

 

 

 
安徽省滁州市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 (c)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校址:安徽省滁州市琅琊路2号(北校区) 安徽省滁州市丰乐南路80号(南校区) 邮编:239000 邮箱:hxyjzx@126.com
备案序号:皖ICP备07012000号 技术支持:网狐科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