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简介
 
  何新简介
 
 
  国际关系?全球战略
 
 
  经济理论?经济改革
 
 
  政治理论
 
 
  哲学理论
 
 
  史学?美学
 
 
  语言?国学
 
 
  札记信件
 
 
  翰墨书画
 
 
  何新综合研究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何新著述  札记信件
1992年就中美关系问题致邓小平的信
作者: 何新 |   时间: 2012-01-12 |   浏览: 868

 

尊敬的邓小平同志:


  对未来中美关系发展,我个人有如下几点不成熟看法。不知宜否,谨呈报如下:

  布什决定对台出售F16战斗机事件,以我观察,不是偶然之举,也不仅仅是为应付大选采取的临时举措。相反,布什选择此次大选临届之际发布此决定,正说明美国决策集团心机之深。台《联合报》9月3日报道,布什事前曾亲函李登辉告以美国这一决定,可证明此举绝非轻率。


  日本《产经新闻》9月3日评论:布什“此举表面上是为了总统选举,但实质上预示着美国对华政策将发生历史性变化。”(据《参考消息》)此说甚有见地。而我国新华社、文汇报驻华盛顿记者发回的报道则称:“此间认为,布什此举主要是为了竞选拉票”,可以说乃是天真之论,也可认为是轻信了美国的欺敌之术。

  美国决定出售新战斗机给台湾,标志着美国对华及对台方针一种意味深长的转变。其着眼点似包括:


  1.扶植美国不景气的军用飞机工业,但这只是战术性的小目标。(因为并非不可以选择其他办法。所谓几千或几万工人的就业机会,只是一个工业民族主义的借口而已。)


  2.激化台海两岸的军备竞赛。阻滞两岸统一进程,鼓励台独趋势和势力。


  3.准备以台湾作为制衡中国大陆,发挥美国在亚太影响力的主要基地。


  (可以设想,不久将会出现一种暗中缔结的美台结盟关系。美国以台湾作为桥头堡,利用两岸日益密切的交流渠道,进一步渗透和策乱中国大陆。)


  4.以美台政治军事联盟,牵制日本和韩国,影响整个亚太局势。


  因此,此举实乃一石多鸟,具有相当深远的战略性涵义。

  我窃以为,我国对布什及其继续执政后的对华政策,不宜存在不切实际的幻想。以我观察,布什此人乃中央情报局局长出身,惯于搞阴谋诡计。其对华方针,一向是口蜜腹剑,表面上似对我国有所迁就,但在战略上,实际从来是一招不让。其至今不解除对华制裁不是偶然的。在乱华、亡华,最终欲使分崩离析的中国成为美国的依附国这一根本战略上,共和党与民主党的战略目标并无二致(这一点于共和党最近的竞选纲领中已有透露)。


  在这里,我想引证一点鲜为中国人所注意的背景材料。1944年,美国著名战略家斯皮克曼(曾担任罗斯福顾问)曾指出:


  “美国战后在东亚主要的课题是明确的。在美国的安全形势上,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关注由谁控制欧亚边缘区的问题。必须警惕未来形成一个强大统一集权的中国,警惕它获得能力把它的势力影响扩张到西太平洋沿岸。但只要中国统一还未完成,中国就难以构成这种威胁,所以在日本战败以后,美国在远东最需要注意的就是必须防范中国成为这个地区最强大的国家。”(引自斯皮克曼著作《民主与和平的地理学》一书)


  请注意,写这些话的年代是1944年,即国民党政权正在与美国结盟抗日的时代。在同一书中这位美国战略家还指出:


  “总有一天会出现许多人所想像的那种统一的世界秩序。(由此可知布什的“世界新秩序”并不是一个新观念)我们早晚要建立一个世界政府,废除各个国家的独立主权。我们必须借助我们雄厚的国家力量,以此作为战后有利于我国的和平基础。这是为了美国的最高利益!”(同上。此书商务印书馆60年代有中译本,内部发行)


  1988年,美国政治学家乔·科特金在《21世纪:美国在亚洲纪元的复兴》一书中指出:


  “作为第一个世界性民族,美国必须成为民族多元化的太平洋中心区域新秩序的中心枢纽。”书中并且重申“美国立国者的伟大抱负,不在于追求一个民族的事业,而在于完成一种世界历史性的使命。”


  最近《参考消息》(8月30日)介绍了美国和法国报刊的两篇文章。作者从大西洋(欧美)中心论的观点,愤怒批驳“太平洋世纪”之说。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报纸的文章中,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亚洲人、中国人的文化和种族蔑视。文中公然称:


  “他们(亚洲人)继承了一个缺陷的文化(指中国文化),极其缺乏独创性、发明性、想像力和创造力。因此,尽管东亚占有世界人口的1/3,但是它不是现代思想的来源。”“现在是适当埋葬它并承认美国仍然是上升中的太阳的时候了。”(《参考消息》8月30日第一版)


  研究以上的论述。对美国统治集团究竟想在世界上要什么,人们才能有清醒的答案。可以说,美国的世界目标是极其明确的,并且是百年不变的,这就是统治全世界。


  必须由这一目标出发,人们才能理解美国的全球战略以及当前和未来的亚太战略,理解美国对华、对台政策的真正战略思想背景。仔细品味斯皮克曼和科特金等美国战略家的著作,回顾中美关系的全部历史,可以说,从罗斯福时代到布什时代,美国的对华战略尽管有时打打拉拉,有时拉拉打打,但总原则也是五十年不变,而完全一脉相承。这就是必须遏制和拆散(分裂)中国。

  所以我认为,在今后的四年中,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入主白宫,并不甚重要。在根本上,美国都将以中国作为潜在战略性对手,必欲置中国于动乱分裂之境而后已。


  美国力求通过人权压力及民主战略,催化中国变化,特别是利用老一代革命家身后政治交接的脆弱时期,促成中国政治结构和制度的转变。使政权转移到现正被哺育在美国羽翼下的流亡“民主派”手中,在中国扶植若干个亲美政权。


  为此,美国仍在台湾亲美势力配合下,对中国实施欺诱知识分子使之走向反体制化的战略。同时。美国已把扶植台独和藏独势力作为基本国策。


  那些流亡组织;为早日回国掌权,也正在与美国国会积极合作。正是由于这些汉奸、内奸近年来一再对美国断言中国目前的政治稳定是不可靠的,政治动乱在即。所以美国当局才有所期待,而至今不解除对华制裁,并敢于悍然做出扩大对台军售的决定。


  美国至今念念不忘“89事件”,并不断以“人权”之棒敲打我国,干涉中国内政。这实际也是为了从国际舆论和道义上孤立中国。这里没有真理和事实,只有战略和政治的需要。而在经济上,美国则一方面限制中国商品(特别明确针对国营企业)进入美国市场,另一方面则竭力向中国推销“休克疗法”,一心想诱使中国经济陷入大规模破产失业局面,从而引发社会动乱。其用心不可谓不险不深。


  我深信,在形势成熟时,即假如我国政治经济发生重大失误,而真的陷入内外交困之境时,美国对中国绝不会给予任何救助,而必会落井下石。


  甚至可以设想,近年美国对伊拉克实施的全套手法,即:诱而击之,包围孤立,联军征代,因之辱之,必致其于亡政亡国分裂之地等等,都可能—一采用以对付中国。(所以冷观我国报刊上及个别新华社记者,对西方困逼伊拉克政策所发表的一种具有幸灾乐祸态度的评论,以及某些报刊宣传中仍不加掩饰的亲美崇美立场,不禁感到十分可悲!)

  但自1989年至1992年的三年之间,中国国内形势、世界形势均发生了深刻变化。可以说自今年以来,中国国内外形势现在均已进入了又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在国内形势上,中国决策层在小平同志路线指引下,处变不惊,挽狂澜于既倒,在政治和意识形态两个领域全面稳定了大局。在经济上则克服了1989—1990的衰退,而在今年进入了一个新的加速增长期。在外交和国际关系方面,也打破了美国率西方集体孤立和封锁中国的阴谋。


  从国际形势看, 1990年布什本来试图以海湾战争作为历史转折点,一举构建以美国霸权为主导的“世界新秩序”。但这一战略计划,由于遭受包括其主要盟国在内的各国共同抵制,而接连遭受重大挫折。加以美国经济持续衰退,兼有债务及“双赤字”危机,其作世界领袖的意图实在力不从心。


  可以认为,在此新形势下,美国统治集团正在从根本上调整布局,正在形成下一个总统四年任期中将实施的新的全球战略。悍然决定大规模售新式战机及今后售其他武器给台湾,正应是这一新战略中的一个环节。

  当前对美国战略经济利益联系最深,但威胁也最大的地区,均在亚太。


  我最近读过一本美国人的著作。论者指出,美国在经济上有两大利益集团。一个是经营传统工业中的钢铁、汽车、造船产业的大西洋集团(东部利益集团)。另一个是经营新兴工业中的航天、航空、电子产业的太平洋集团(西部利益集团)。民主党主要代表前者,共和党主要代表后者。


  由这一利益分野中,可以解释和理解此两党对亚太政策及对华政策的微妙区别。即民主党侧重关注欧洲,主张由美欧主导世界。而共和党则关注亚太,主张由美日主导世界。


  (注:美国人乔尔·科特金Joelkotkin和日本人岸本和子合作的《21世纪:美国在亚洲纪元的复兴》,就是申述美日联合可以主宰世界的一部政治代表作。)


  但是,无论对于民主党的目标来说还是对于共和党的目标来说,一个强大、统一、工业化、现代化的中国,都是其试图控制亚太地区所面临的一个难以逾越的障碍。


  而最近两年来,美、日之间在经济政治上的矛盾日益明显和尖锐化。而中国政权则于1989事件后比此前更加有力地控制住国内形势。当前美、中、日三大势力区域实际已使亚太地区的经济政治结构三极化。而韩国、台湾在此动荡复杂的局面中,则有飘泊之感。所以韩国为寻求制衡美、日的独立地位而向中国修好。而台湾则借助于此次售机事件,急切地准备重投美国这位曾对台湾始乱终弃的旧情人之怀抱。越南则趁此机会,欲在南海诸岛问题上讹诈中国。


  中美对峙,日本窃喜。因为转移和减弱了美对日压力。欧洲则取观望态度。俄罗斯由于内乱在目前尚无力染指亚太。但并不排除一、二年后其将重新介入亚太政治格局——包括提升与台湾关系、联美制华的可能。叶利钦是一个政治奸雄,对其不可抱有任何幻想和信任。总观亚太区域局势,在今后几年将日益复杂化。最近中韩建交,使亚太形势更加微妙。


  在此形势下,美国决定对台售机,主要应不是经济考虑,而是战略考虑。可以认为也正是针对中韩建交、天皇访华等事态发展将导致远东战略格局深刻变化,以及对近三年来中国政局日益稳定。经济日益发展,中国在亚太区域影响力日益扩大,而由美国联手台湾所共同作出的一着重大回棋。意义殊为深远。

  我深信,在大选结束后,无论共和党执政还是民主党执政,其对华政策都将严峻化。因为如上所分析的,能否摧毁中国,分解中国,制服中国,关系到美国对亚太全局的主导和控制权,也关系到美国在全球的战略地位和国家根本利益。这是大战略之争,是国家生存与衰落之争。我国对此切不可过多存在幻想,而在国际政治斗争中失之天真。


  我认为,在此新形势下,我国应有在必要时、出于万不得已,为捍卫国家独立主权和民族尊严而挺身一搏的准备。即准备中美关系可能发生危机,准备中美贸易可能大幅度下降,甚至外交关系降格。建议外贸部、外交部估量得失,拟定一套或数套应变方案,有备方能无患。


  我国此次对美国售机一事做出强烈政治和舆论反应,非常及时,非常必要。(但是,既然美国说它售机是为了“经济利益”,我国是否可以考虑在经济上回报美国?例如动员社会公众抵制美国香烟,暂时中止购买美民航机之类的合同,并转而向西欧购买作为回击等?)在必要时,与美国适度地顶一下很有必要。


  毛泽东说,美国是个纸老虎,这是他一生与美国斗争的经验之论,是至深刻之论。


  美国是一个金融资产阶级的民族,是一个信奉强者哲学、信奉弱肉强食哲学的民族。美国从不同情弱者,从不怜悯弱者。只崇拜成功者与强者,是美国文化的基本原则之一。美国立国以来,其全部外交史,是一部只与强者谈判交友,而不断凌侮弱者、失败者的历史。


  最近我注意到,柴玲等叛逃者向美国主子建议:应该对中国不断施加压力,因为中国政权是顶不住的。她认为,布什目前的对华方针是绥靖性的,错误的。


  正因为国外有柴玲一类汉奸人物的这种舆论和献计,所以美国民主党才大举批判布什的对华方针,其鼓吹强化对华压力的叫嚣才日益嚣张。


  9月5日《参考消息》刊路透社称;“一位西方外交官说。对美国售机台湾,中国人将会像一只猫被烫伤那样嘶叫,但是最多不过如此,他们的双手已被紧紧夹住了。外交官们预料,北京的反应只是一次精心组织的怒吼。”


  这反映了美国人及西方人当前对中国的一种看法。


  如果中国顶不住美国,则一旦民主党上台,必还将有一波接一波新的压力接踵而至,英法压力也会随之而来,亦步亦趋。中国对付美国,今天要有一点毛泽东的精神。


  窃以为,中国决策方面应下定坚持原则,捍卫国家荣誉和自尊,抗击横逆的决心。应当看清,中美今日之争,一不是民主人权之争,二不是意识形态之争。而是中国人要寻求国家富强,而这一目标与美国的世界利益相矛盾的斗争。


  例如形成中美贸易问题的根本症结,根源是美国经济的不振,是在持续衰退背景下美国国内需求的下降,是美国的巨额债务及双赤字(国际国内收支失衡)造成的购买能力下降。但美国却将中美贸易问题归咎于中国,引用种种不成理由的借口(包括人权问题和劳改产品问题),限制中国对美出口。最近三年来,台湾、韩国都在考虑本身产品大幅度被挤出美国市场后的应付对策和替代市场(他们试图选择中国)。


  中国也应当寻找可以适度取代美国市场的第二套、第三套拓展外贸的方案。

  我国应高度警惕美国在国际上因中美关系恶化而孤立中国。中国应特别加强在亚太地区的地位,坚决稳定周边形势,在南海等问题上当前绝不宜咄咄逼人。千万不要四面树致,自我孤立。我国要努力寻求使西方其他国家对美中斗争中立的办法,要采取“哀兵而胜”的对策。


  我国应开动宣传机器在中国人民中揭露美国志在灭亡中国的意图,培养全国人民的敌忾心理,形成有凝聚力的民族精神。应揭露那些流亡者假民主真卖国,卖身投靠美国的汉奸嘴脸,指出他们要搞的那一套“民主”,是要帮助美国亡中国、灭亡中华民族的“民主”,打掉其道义旗帜。


  必要时可以在中国动员人民抵制美货。(去年圣诞节,美国劳联—产联在美国各大城市动员群众不买中国玩具,理由是抵制中国“劳改产品”。为什么中国不能让非官方民间组织在美国抵制中国货时,对美货搞同样的运动呢?)我国应警告美国,如果一味无理限制中国商品,则中国也将限制美国商品进入中国市场,禁销美烟,抑制美国在华利益,提高美国商口在中国的关税和进入条件,而把更多的贸易机会让给西方那些对华友好国家。


  中国人不应当把国际贸易单纯看作做生意,而要看到这后面的国际政治斗争。中国人应该向美国人学习如何以贸易作为政治条件搞国际政治斗争的现实经验。


  其实,美国人手里的牌并不多。美国在西太平洋的态势并不好。只要中国再持续稳定三年以上,国际形势就将对我国更加有利。那时形势必会迫使美国(无论那时是民主党、共和党执政),主动要求与中国合作(正如1971年那样)。而中国在国际、国内的威望和地位通过这一番斗争将大大增强。


  古人说:多难兴邦。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无强敌外患者国将亡。道理就在于此,老一辈革命家与美国人斗了一辈子,是胜利的。现在是考验中国新一代领导人的政治智慧和意志力的时候了。

  根据新的两岸军事技术力量对比的变化,考虑到一旦形势变化(如台独势力上升),两岸仍有陷入对抗的可能,建议对台军事战略也作相应调整。


  窃以为,以财政力量、军事技术力量而论,在短期内对台发动登陆作战,即使可能也得不偿失。中国是否可由准备登陆作战的战略,转为以隔海控制,摧毁打击台湾战略经济目标为主的战略。重点发展非核子的高爆炸力、高精确度的战略弹道导弹覆盖和威慑台湾。


  (摧毁目标:(1)军事战略性目标(2)重要工业和经济目标(3)重大政治目标)


  辅助以战略潜艇封锁隔绝其海运通道。这种战略已足以牵制台湾不敢宣布独立,不敢对大陆轻举妄动。


  在进行战略调整的同时,可以对台湾发出两岸削减针对对方军备的呼吁,希望台湾当局以民族利益为重,停止与大陆进行互相耗损元气的两岸军备竞争。


  当前应高度警惕台湾与美国联手实施从政治和意识形态上促大陆变乱。F16战机是有攻击能力的,要警惕台湾可能在策划大陆内乱时实施军事反攻。


  虽然冷战已结束,中国仍应保持一支(对美)有相当威慑力、回应力的独立战略核力量(特别注重发展核潜艇),并在国力可能的条件下,加强这一力量。以打破美国对我国的核讹诈。

  综上所论,可以确信,在一、二年内,不论美国方面谁在台上,中美之间都有可能发生重大的战略性的政治对抗。此事可能已成定局。


  但是另一方面,中美力量不对等。中国目前在美国市场上仍存在重大经济利益。故一旦要发生对抗,兹事体大,不可不慎,必须谋定而后动,不可冲动行事,也不要虚张声势。反击要选择要害,但要适度而要有节制。


  美国此次派特使赴华,是其欺华惯伎,一是来看反应、看虚实。二是在每次给予中国沉重打击之后,都故作给台阶之举。但已造成的既成事实则绝不逆转。特使一来,使中国人对美国仍存有“单相思”的幻想。其实稍停片刻,即将出手新的更狠毒的打击。在此一类招法上,正可看出布什具有“东方式”的阴狠之术。(其对伊拉克更是阴毒至极。)


  展望今后中美关系,今后用得着重庆谈判陷入危机时毛泽东讲的一个话:“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否则,中国人就应准备一步步地作退让,直到最后丧权辱国。直到向流亡组织交出政权而投降,同时将现在的中国一分为三,或五,或六,或七。

 (摘自《何新政治经济论集》第185-196页,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95年)
 

 

 
安徽省滁州市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 (c)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校址:安徽省滁州市琅琊路2号(北校区) 安徽省滁州市丰乐南路80号(南校区) 邮编:239000 邮箱:hxyjzx@126.com
备案序号:皖ICP备07012000号 技术支持:网狐科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