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简介
 
  何新简介
 
 
  国际关系?全球战略
 
 
  经济理论?经济改革
 
 
  政治理论
 
 
  哲学理论
 
 
  史学?美学
 
 
  语言?国学
 
 
  札记信件
 
 
  翰墨书画
 
 
  何新综合研究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何新著述  札记信件
何新往事杂忆,随笔:奇谈怪论与奇闻轶事(2)
作者: 何新 |   时间: 2012-02-17 |   浏览: 429

 

踪。


    世界各国都有关于本国英烈的纪念碑。纪念碑是一种宗教,也是一种文化。但是,我所知道的多数纪念碑只是一块刻字或不刻字的石头。而给我印象深刻质态格外与众不同的纪念碑有三处: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墙外无名烈士墓前那座长燃着不熄圣火的纪念火坛。
    ───西班牙赛格维亚山上的阵亡战士纪念碑。那是耸立在一座山顶岩石上的一尊150多米高的神圣十字架,在数十公里外都可以看到。这也是世界上最巨型的十字架建筑,当年由15万政治苦役犯所建造。
 


    第三座就是华盛顿的韩战纪念碑(Korea Veterans Memorial)。这也是我平生所见识过的寓意最丰富、造型最独特、哲理最深刻的纪念碑。而更使我难忘的则是我个人在这里所亲身经历的一幕往事。
    美国韩战纪念群雕与越战纪念墙相对应,建造在林肯纪念堂的右侧。这个韩战纪念碑,准确地说,是一个被政治家和艺术大师精心设计和作了高度艺术化处理的建筑和雕塑纪念园区。纪念区的第一造型是19个高度仿真的不锈钢美军雕塑群像。与苏联模式的群雕不同的是,这些美国士兵并非团聚在一起作造型状,而是高度写实地披挂着伪装服瞒跚踟蹰前行。 这组纪念群雕展示的主题是一群士兵走向美国的国旗。每个士兵的面部都被渲染出不同的感情和表情───或疲惫,或坚韧、或勇敢、或迷茫,或绝望。
 


    他们头戴钢盔,持枪或挎枪自然屈体而动感向前,引导他们前进的是美国的星条国旗。这十几个钢铁士兵布列成正在战斗中前行的一组散兵线,不规则状态地被散列在一片青草地上。无论白天或黑夜───这些钢铁的士兵都以战斗队形伫立在这片草地上,每一个身临其境者到此,都不会不感受到当年战场的严酷从而被深深地震撼!这群士兵就是朝鲜战争中美国大兵们的缩影。
 


    雕像身后是一座黑色的花岗岩纪念墙。在这座墙上,浅浅蚀刻而若隐若显着一些美军士兵的面容。据说这些形象都具有真实的原型,所有这些面容都是根据韩战新闻照片中美军无名士兵的真实记录而临摹刻录下来的。纪念墙的花岗岩是抛光的,那些不锈钢士兵的塑像群可以映射在墙上。因此当你走过时会注意到,两组形象流动地,互为背景地融合为一体,让人仿佛置身在战场,身历其境。而这座墙的尽头,则是整个纪念园区的点睛之笔,镌刻着一句格言:
    “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并非不要代价”!
 


    然后是一组设置于地面的黑色石座,石头上镌刻着文字。置于这组石头雕塑群正前方的一块是主题石,石上镌刻着如下铭文:
   “我们的国家以它的儿女为荣───他们响应召唤,去保卫一个他们从不了解的国家,为素不相识的人民献出生命!“
    其他一些石头上记录着在韩战中死亡的美军人数、联合国军人数等。(据有关资料 ,韩战中联合国军总伤亡约65万人,其中美军死亡5万6千人,总伤亡约17万人。而中国军队的伤亡数字大约是对手的一倍以上。)面对这些纪念碑群,当时我脑中掠过的一悬念是────若毛泽东到此,面对此情此景,他的感受会是如何呢?
    在这个纪念碑区中,我一路缓缓地走来,只顾潜心阅读这些碑文,思索其政治含义和历史涵义,不知不觉中与我同来的伴侣们失散了。
    读完最后一段碑文,我忽然感到有必要在此留下影像。在我附近正好有一个美国白人老太,我想她应该可以帮我。我礼貌地走过去,递上我的相机,请求:Lady,Can you please help me for my camera up?
    然而,就在这时令我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当我把相机递过去,那个老太把相机接到手里,她什么也没有说,随后就把它丢到旁边的草地上,然后扭身离去。瞬间,我仿佛在她眼中看到了一种敌视而冷蔑的目光。我知道,这个老太看出了我是一个中国人。
    我从地上捡起相机,默默无言地目送老太离去的背影,怅然若失。我心中突然涌起一种被撕裂的苍凉悲怆之情。
    时当深秋,华盛顿的天空湛蓝似海,而金风黄叶周边浸润着萧瑟肃杀的秋气。我感受到了在这个园区中弥漫的敌意。于是我赶紧找到我的同伴们匆匆离开了那里。没有作任何留影,也没有带走任何可以再反顾留连的余念。
    归途中,坐在车上我想到,关于这场朝鲜战争,在中国早已经去政治化,去意识形态化,而且按照对手的意识形态被解构多年了。
    ───但是美国人却完全没有忘记历史。真实的美国人,不仅生活在情感中,而且也生活在政治、宗教和意识形态中。
    这座韩战纪念碑区是在1996年建成的,总统克林顿亲临剪彩。据说全部建造资金都来自民间捐款───许多捐款人是亲身参加了韩战的老兵们。
    而中国呢?大概对于历史中的一切都已经忘却。当今的中国人似乎都沉浸麻醉在全世界对我们伪友好伪伙伴的一片混沌之水中了───这大概就是神话中的所谓忘川,那条可怕的遗忘之河吧?

-------------------------
    注:  "1953年10月23日,美联社曾发表一个数字,统计联合国军方面的伤亡和失踪/被俘总数为474  269人,其中美军战斗伤亡及失踪人数为144 360人。" "据美国方面近年的数据统计,在整个战争中,美国军队共计阵亡33 629人,其他原因死亡20 600余人,负伤103 248人,被俘后遣返3 746人,另外尚有8 142人失踪,估计也只好归于死亡一类。共计伤亡169 300余人。" "自1950年10月25日参战至1953年7月27日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最后确定的战斗伤亡减员总数为366  000余人。 除伤亡减员外,志愿军还有29 000余人失”

 

 
安徽省滁州市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 (c)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校址:安徽省滁州市琅琊路2号(北校区) 安徽省滁州市丰乐南路80号(南校区) 邮编:239000 邮箱:hxyjzx@126.com
备案序号:皖ICP备07012000号 技术支持:网狐科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