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简介
 
  何新简介
 
 
  国际关系?全球战略
 
 
  经济理论?经济改革
 
 
  政治理论
 
 
  哲学理论
 
 
  史学?美学
 
 
  语言?国学
 
 
  札记信件
 
 
  翰墨书画
 
 
  何新综合研究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何新研究  何新综合研究
有感于何新的两本新书
作者: 何新研究中心 |   时间: 2012-01-12 |   浏览: 1089

 


    近日又收到何新先生即将出版的两本新书的清样本。一本是《何新六十自述:我看未来淡如清水》,一本是《谁统治着世界?——神秘共济会与新战争揭秘》,后者网上有报道,将在香港出版。《何新六十自述》中除收录了其自述外,还收录了他的自传谈话、以及其他一些关于中国前途与命运的重要谈话等内容。有些内容尚未公开发表过。《谁统治着世界》是他今年在一段时间里集中精力所进行的一项拓荒性的研究。打开目录,全书分为三卷:卷一为共济会揭秘,卷二为美国减少世界人口计划,卷三为生物战:疫苗、病毒与转基因。大部分人过去大概没有接触过这些内容,读之触目惊心。此书何新署为编著,因为既有何先生所撰文章,也有搜集和辑录的重要资料。这里随意选列几个标题:亚当.斯密受雇于共济会写作《国富论》——临终遗嘱要求焚毁全部手稿;恐怖惊读伦敦共济会秘密文件——通向第三次世界战争之路;从全球战略角度反思2003年非典疫情危机;甲流是一场阴谋;罗氏药品走私大批非法流入市场;《中国日报》:孟山都,神秘的转基因推手;疫苗和生物技术是美国在新世纪进行不对称战争的特种新技术。仅看一看这些标题,我想就足以引起我们对转基因食品、疫苗以及国外一些药品的警觉了。

    20多年前,我初读何新的文章,就为何新对世界未来形势冷峻的分析所震撼。今天再看何新的《谁统治世界》,同样有一种悲壮的感觉。深感中国未来所面临形势的冷峻、艰难。这本书将给国人一个长鸣的警钟。

    何新是否天方夜谭,杞人忧天?的确有人说何新是乌鸦,常常报忧,甚至危言耸听。但即使是危言耸听又何妨?孙子兵法云:“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该书收录的“蜱虫疫病与美国的生化武器研究”文后的附言中有一段:残酷的历史却一次次证明着孟子所说“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天下虽安,忘战必亡!放眼中国历史,从政治、经济、军事、自然灾害、科学技术、文化教育……任何一个领域都历来不缺嘲笑别人愚昧的智叟们。真正缺的,恰恰是敢于杞人忧天、敢于做异类、甘愿承担个人损失、要为不可确认的风险奔走疾呼、希望国家能“曲突徙薪”、防患未然的“哭国者”。“有人自南方来,鲋入而鲵居。使人之朝为草而国为墟。殷有比干,吴有子胥,齐有狐援。已不用若言,又斮之东闾。每斮者以吾参乎二子者乎!”(吕氏春秋.贵直)
 
    君子忧于理。君子之忧乃理性之忧,有根据之忧。例如何新忧虑的一个基本根据就是全球日趋严重的资源有限性。何新在多篇文章中反复陈述这样一个事实:“危机的根源在于全球人口过快增长,当前已经接近地球负载的极限。新中国建立时,1950年,地球上只有20多亿人。中国改革开放之初,1980年,世界上30多亿人。新世纪之初,2000年60亿人。今年已接近70亿人。目前全球每年仍至少增长1亿人,到2050年前后,地球人口将突破90-100亿人。空气、水、能源、土地,这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四大基本要素。西方未来学的研究表明,地球资源最大承载极限是100亿人之内,地球资源和生态无法承载超过100亿而且还会继续递增的人口。”未来国家间的一切矛盾、一切斗争都将与这一基本事实有关。这就是全球未来发展的泛演化逻辑的一个基本逻辑起点。

    何新用于研究社会运动的方法我理解可以概括为理性分析法、实证分析法和利益分析法三大方法。此三大方法与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方法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实际上是一致的。也可视为对应于哲学上的三大流派:一是理性主义哲学或称之为唯理论,在何新那里他发展出一套泛演化逻辑、历史概念类集的理性推演方法;二是经验主义哲学或称之为经验论;三是非理性哲学,有的也称之为人本主义哲学。非理性哲学如弗洛伊德强调人的本能作用,叔本华强调意欲的作用。他写过《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有人说这个意志译为意欲更好。何新把这些哲学理论和哲学方法是真正融会贯通了。何新一再强调北大荒九年社会底层的生活对他的重要性,强调那是他真正的大学。我们可以看到,那些在丰富而深刻的人生体验的基础上,再加之深入地学习和研究的人,更具有人性的敏感和直觉的灵思,其认识的境界往往更高,对事物的洞察力更强。何新在《六十自述》中收入的文章,至今没有过时,就是因为其中所具有的逻辑的力量、实证的力量,以及对人性、人的欲望和利益的洞察,因而他的判断常常具有超凡的洞察力、穿透力。这绝非是书斋里的学者所能够达到的。

    对阴谋的揭破本身就是对阴谋的遏制。

    对当前国际上一系列针对中国的事件,我们切不可作偶然观。而应当如黑格尔所言:“在无穷的偶然事物表面上显得无秩序的繁杂体中,寻求规律与必然性”。

    哦,以上是否太严肃了,不妨抄录《何新六十自述》书中何新旧诗抄里的一曲艳词作结,好像过去还没有公开发表过,让我们领略又一面的何新,呵呵。

                                              满庭芳

                                             艳词戏赠友

                                            (1982年夏)

       孤枕梦残,往事千端,月华暗送飞霜。眉间心际,几回动愁肠。人间谁真知几?妄自作多情惆怅。正夜深,寒星万点,寄心事苍茫。


    魂伤!犹记否,轻分罗带,暗解香裳。更枕席颠倒,云雨轻狂。燕子楼空人去,余颊上淡淡唇香。难分舍,推到杯盏,灯火自昏黄。


 

 
安徽省滁州市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 (c)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校址:安徽省滁州市琅琊路2号(北校区) 安徽省滁州市丰乐南路80号(南校区) 邮编:239000 邮箱:hxyjzx@126.com
备案序号:皖ICP备07012000号 技术支持:网狐科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