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简介
 
  何新简介
 
 
  国际关系?全球战略
 
 
  经济理论?经济改革
 
 
  政治理论
 
 
  哲学理论
 
 
  史学?美学
 
 
  语言?国学
 
 
  札记信件
 
 
  翰墨书画
 
 
  何新综合研究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何新著述  札记信件
钱锺书及胡乔木致何新论学信十通
作者: |   时间: 2012-10-23 |   浏览: 336

 

 

 【第一通】
  何新同志:
  奉书感愧。言数年前承惠顾,老而健忘,竟追忆弗及。当时交臂失英雄,亦因足下善刀而藏,真人不露相。凡夫俗眼,遂不能识瑰宝耳!
  大文籀读,甚佩心细学博,谨璧还以便自藏。《癸已类稿》卷十三有《桃符桃茢考》,或足资采撷。
  拙著蒙称道,甚惭惶。今年五月香港《广角镜》社出版拙撰《也是集》一册,派人带来四十本,为友好索尽,未由呈献通人,尤所疚憾。草此复谢,即颂近祺!
  钱钟书敬上
  三十一日夜(1984.10)
  【第二通】
  何新同志:
  今夜归来得你专寄大译和大文,并读尊书,十分感愧。俟会毕事稍闲,当细看所赠译著,先此道谢,并退还“师”的头衔。草草 即颂
  敬礼!
  钱钟书
  十五日夜(1985.3)
  【第三通】
  何新贤友:
  上周复一信,并增订一注,想尘玄览。                      现又增订一注,见另纸,请费神剪贴。琐屑惹厌,自笑亦自愧耳。然所增皆中国无人知,西方亦未见有人道者,以此自解耳。“爱略脱”宜从俗作“爱略特”,兄言是也,亦请改定为荷。
  匆此 即请
  编安!
  尊事忙,不劳赐复
  钱钟书 上
  杨绛并候
  二十五日夜(1985.5)
  【第四通】
  何新贤友:
  上周得惠示大稿,匆读一过,极启发心思。以无可参末议者,而拙著《围城》将第四次重印,急于校订错漏字,遂未作复为歉。倾奉手书,知远出方归,想极贤劳。尊稿似已付手民,故未将校样寄回;如仍需要,当挂号付邮耳。草复 即颂
  撰安!
  钱钟书 上
  星期四夜(1985.7)
  【第五通】
  何新同志:
  奉书益增惭惶,适以事忙,遂稽作复。
  大文读竟,读书既能找缝隙,又能填空缺,甚佩。璧还并谢。
  垂询拙稿,手边空空如也。香港今春出版《也是集》(港方代编)皆三、四年来在国内发表过之文章。现想自编一集,因将“旧文四篇”改订,只改就“中国诗与中国画”一篇,字句及内容皆有改进,颇有新发明。然此文若与兄发表,则终有炒冷饭之讥(尽管冷饭中加了鸡丝火腿等),又手边只有原稿一份,故甚愧不克如命。国庆假期,或可晤谈,倘兄赏顾,来书订期,当在舍恭候。草此 即颂
  秋安!
  钟书 上
  杨绛同候
  二十三日(1985.9)
  【第六通】
  何新同志:
  得电话后,知兄意颇急切,故今日挤出时间将大稿*匆读一过,以塞贤者虚怀下问之意。海内外学人以稿本送阅者颇多,我实因精力学力两者皆不够,一概敬谢不敏。现勉强为之,不知安所道,置之度外可也。
  尊稿中用训诂阐发,乃兄历来论文得心应手之技。时发新谛,益智开窍,不必吹求。
  我所不甚解者,乃兄之大纲原则。兄所标举之方法,实即以语言学(linguistics)之概念推演于神话研究而已。例如表层结构、深层结构显然即在Chomsky《论语法》之“Surface Structure”与“Deep Structure”。以语言学概念原理应用于神话研究,Levy-straugs,Mythology(神话学)以来,西方已成习见常谈。
  兄非“闭门造车,出而合辙”,明曰“引入一种新方法”,则似宜于何处“引来”,在原出处已不甚“新”等等,交代几句。而“我认为”云云,实则已成“一般西方学者之认为”矣。
  “隐事”与“故事”之为“深层”与“表层”,则更不待Chomsky语言学之推演。自古以来阐释神话,即如圆梦解谜然,分“面”与“底”,所谓“言在于此,意在于彼”,老古董神话学家Max Muller所谓“diaphor”(两层语,如比喻Metaphor之分本事物、与借喻之事物二层)。实质上似亦不能为“新”。故我认为帽子太大,不甚切实。
  不直陈词,请鉴谅。草此 即致
  敬礼!
  钱钟书
  二十八日夜(1985.12)
  [*此信钱钟书先生所评系指何新论文《一组古典神话的深层结构》文,原刊文学研究所《文学遗产》1986年第1期 ,后收入何新著作《艺术现象的符号文化学阐释》(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年版,以及香港明镜版《艺术现象的符号阐释》,1989版)中。]
  【第七通】
  何新同志:
  奉读来书,极佩深思好学,旁通汇贯。所示诸论皆持之有故。唯字根可据以究字义,而字义不全本字根,末可操之过切(参观拙著265页)*。《说卦》“健也”、“为圆”,乃描述“天”为物之特征,非释“乾”为字之音义。尊论极细致,但于“本名”一概念,似稍执著。原始人“本名”恐仅指“颠”上之物,未必即具“斡”、“乾”、“环”等“宇宙”涵义也。昔人以《老子》“不如守中”释为藏“史”。“史”“本名”意亦难限于一端,恐亦如后世所谓“侍史”,“小史”之打杂差,兼众职者。司马谈、迁父子即已兼天时与人事矣。
  事冗学荒,妄言之而妄听之,聊答虚怀下问之意。临行匆匆,即颂近佳!
  钱钟书
  十五日夜(1986.1)
  [*所指系《管锥编》。此信所论乃指何新之考据短文二篇:“释乾坤”、“释史”。曾刊于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学报(学习与思考),收入何新著《诸神的起源》一书(三联书店出版,1986)之附录。]
  【第八通】
  何新同志:
  得信甚愧。前承惠寄大译,未能复谢。幸恕某事冗人老,勿责望也。未(核)对原文,仅浏览译本一过,流畅可喜,殊徵功力。
  贵友垂询故典,自愧简陋,寒舍又无藏书,未能交卷。“鹤语天寒”忆庾信《小园赋》有“鹤语今年之雪”句,请查倪璠《庾开府集注》此句下注文,当得来历。“佛狸”乃北魏太武帝小名(参看《宋书·臧质传》)等,苏诗所咏太武在泅水建佛寺事,则不知出何记载。似苏子由亲至其地,阅故世传说,请查淮泗方志或能得之。“黄须鲜卑”(系兄纸上批)或系曹操子彰,或系东晋明帝,请查《三国志》、《晋书》本传。《易》、《左传》等引语,请查开明《十三经引得》,我无其书也。原件附还,即致
  敬礼!
  钱钟书
  星期四夜(1987.4)
  【第九通】
  何新同志:
  得信并法绘,没想到你那么多才多艺!我去冬起血压偏高,服药近一年,终未平善;医嘱我省事少会客等等,故惠赠大著,未及复谢,歉歉!
  我那篇文章虽有一些自己的见解,已成陈迹,不值得你去评述。你从前要它去发表,只有一个好处,就是把稿费资助那位同志的学费*。你可写文章的题目很多,何必用拙著呢?“五缀”“七缀”之名,在陆放翁诗里就看见过,可惜我因为是习见的词,没有把出处记下来。草此复谢,即问
  近安!
  钱钟书
  二十六日(1987.8)
  [*1984年间,我在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学报作编辑,曾主持发表钱钟书先生《中国诗与中国画》一文。此文钱先生拒收稿费,遂慨然将此费用用以资助编辑部中一工作人员的学费。]
  【附录】钱钟书读何新论文后致胡乔木的信
  乔木同志:
  小除夕承拨冗枉顾,又获畅谈,极快极慰。贱躯不足为虑,血压必能渐降;前日有西班牙友人贻彼国所制降压灵药三种,弟则“某未达,不敢尝”仍依照北京医院指示而已。
  何新同志文已于今日细看一遍,遵示以铅笔批识于稿上,献疑求疵,欲为他山之石,想其不致误会为泼冷水也。
  此文用意甚佳,持论甚正,词锋亦利。然涉面广、战线长,不免失照传讹,如尊示Spengler国籍,即是一例*。
  弟爱其才思,本朱子鹅湖诗所谓“旧学商量加邃密”之意,欲其更进一步。其基本弱点似在于界划不甚明晰,将“现代主义”与“存在主义”等量同体,遂欠圆妥;盖就涵义论,“现代主义”广于“存在主义”,而就形成之时间论,“现代主义”又早于“存在主义”。 另一弱点,则今之文史家通病,每不知“诗人为时代之触须(antenna)”(庞特语),故哲学思想往往先露头角于文艺作品,形象思维导逻辑思维之先路。而仅知文艺承受哲学思想,推波助澜。
  即就本文所及者为例,海德格尔甚称十六世纪有关“忧虑”之寓言(Cusa-Fable),先获其心,将其拉丁话全文引而称之(见《存在与时间》德语原本第一版197-8页,按所引为G.g.Hygiuuo之《寓言集》);卡夫卡早死,并未及见海德格尔、萨德尔,Dostoevsti之 Notes from the Underground,二人皆存在主义思想家,现世赞叹,奉为存在主义之先觉。盖文艺与哲学思想交煽互发,转辗因果,而今之文史家常忽略此一点。妄陈请教正。专此 即致
  敬礼!
  钱钟书 上
  杨绛 同侯
  十二日夜
  *此信是钱钟书先生阅读何新《先锋艺术及现代西方文化精神的转移》一文(刊《文艺研究》1986年第1期,并收入何新《艺术现象的符号文化学阐释》,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年版)后,写给胡乔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的读后评论。
  信中认为何新将斯宾格勒德国人写作法国人是错误,后查阅原稿,实盖因草字德、法形近,原稿誊写并未错,但《文艺研究》排字工人误植为法人,而校对未发现错误造成印误:
  德法
  【胡乔木将钱先生此信转何新,并于信上手批附言谓:
  何新同志
  钟书同志另告:对萨特应分前后期,后期较积极,曾后悔未领诺氏奖金以助进步事业云。* 】
  *盖指法国哲学家萨特获诺贝尔文学奖后拒绝领取事。
  【第十通】
  何新同志:
  前得来书,老病又苦右拇指牵痛,不便执笔,稽迟未复,甚歉。顷又得来书,并附白杰明大文,具悉一切。兹将我所亲知者追忆奉告。
  数年前,(已不记何年)乔木同志忽以大稿见示(云是第二次送其审阅之稿)言足下原作引“法国Spengler”语,渠将“法国”改为“德国”,而足下又恢复为“法国”,因疑足下引论西方著作,未必正确,要我一看。
  我即稍浏览,提出了些意见。例如大稿说“忧患意识”(原文是否如此,记忆不清),乃Heidegger首先提出:我批语指出Kierkegaard早在1844年有专著论此。即以大稿交还乔木同志。下文如何,乔木同志当有答复。我所知者,仅此而已,足下可直接向乔木同志问询也。
  草此 即致
  敬礼!
  钟书
  五月十九日(1991年)

 

 
安徽省滁州市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 (c)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校址:安徽省滁州市琅琊路2号(北校区) 安徽省滁州市丰乐南路80号(南校区) 邮编:239000 邮箱:hxyjzx@126.com
备案序号:皖ICP备07012000号 技术支持:网狐科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